中時社論》正視勞保基金破產大限

中時社論》正視勞保基金破產大限

中國時報社論

囚山老鬼 小說
妙手神农 夜猛

本月初勞保局把去年新制勞退的投資收益分配到勞工帳戶中,只是勞工毫無喜悅之情,因爲是平均每人虧損18000多元;而關乎上千萬勞工退休年金的勞保基金去年也是大虧近600億元,破產腳步似乎更近;與此同時,又出現勞保年金改革要推動的傳聞,讓勞動部與官員趕忙否認。

年金改革 不敢動勞工

這就是臺灣千萬勞工巴望着有一個穩定退休年金時,要面對的艱難處境:領着堪稱微薄的年金,看着日益接近的基金破產大限,三不五時還要聽到嚇人的年金改革,政府則是既無能力也無意願解決問題。

东北季风增强 跨年天气转凉有雨

去年是勞動基金的歹年冬,包括勞保年金、新舊制勞退基金等多個基金在內,規模達5.5兆的勞動基金去年虧損3529億元,創下民國103年勞動基金運用局成立來的最大虧損。

在這些基金中,一般勞工最關心、權益影響最大的就是新制勞退基金與勞保基金,前者規模最大達3.6兆,每位勞工有個人帳戶,所以虧損當然非常有感。後者規模雖然較小,但影響更大,因爲勞工退休後領取的所謂年金,其實是勞保年金,一旦勞保基金破產,代表的就是繳了多年的勞保費都「打水漂」,勞工再無年金可領取了。

偏偏勞保基金就是破產危機最大的基金;依法令規定每2年勞保基金都要精算財務狀況,之前精算結果是2026年會破產,之後則因收益增加,新的精算把破產時間延後到2028年。雖然政府年年撥補數百億元給基金,專家認爲可稍微再延後破產時間,但去年基金大幅虧損又會抵銷一部分撥補效益。無論如何,依照精算報告,破產似乎就是基金必然的命運,差別在時間,快則5年,慢則10年。

热门股-富野 爆量涨停周线翻红

丹 武

從整體結構上來看,情況確實如此。各國的年金制幾無例外是採取所謂的「隨收隨付制」,即使在支付條件上更審慎者,也不可能採取完全準備制。因此當一國出現少子化、退休潮,加上建立制度時大多高估收益、低估支出,年金制最後都出現破產危機。歐洲先進國家幾乎都已經歷年金危機與改革。

核汙水排入海 中日緊張升溫

盛瑟王子 小說

這就是臺灣勞保基金面對的結構性問題。早年每年新生兒人數超過40萬人,現在不到20萬人,這代表未來新加入繳交勞保費的勞工越來越少;與此同時,戰後嬰兒潮邁入退休年紀,因此每年退休領取年金者越來越多,而且平均每位退休勞工至少要領20年以上。不用看精算報告,用常識都知道這個結構是難以持續的。

台中自動化展 商機衝10億

撥補虧損 僅存一口氣

屏東縣新生兒祝賀禮限量育兒包 預計2中旬將全數贈完

蔡政府在推動軍公教年改後,曾經把「勞保年金改革」列爲目標,但至今尚未真正推動,因爲當時有專家試算,認爲要讓勞保年金能永續,除了費率提高外,年金給付要砍3成。坦白說,以目前勞工每個月平均領取約18000元的年金而言,如果再砍3成,根本無法維持正常生活,因爲這個數字都已低於最低生活費了。在怕引發勞工恐慌與反彈、擔心流失千萬勞工選票的政治考量下,勞保年改暫時不提,但這次在負責年改的陳建仁接任閣揆後,又再次引發外界臆測是否重啓勞保年改。

陳建仁對此問題的回答除了強調「目前看來更重要的是政府撥補」外,也提到先前討論的延長計算時間、提高保費等,各方都有很多意見,還要再深入研議。這番話強調政府撥補,但對是否推年改也未把話說死,破產的陰影揮之不去,政府也可能考量選舉在即而把改革按下不表,難讓勞工安心。

各國推動的所謂年金改革,毫無例外的必然是在年金制的財務出問題後才推動,方式不外乎調高保費、減少給付、緊縮條件等,但現實上則都有問題。例如調高保費,除了現在繳交保費的年輕人必然反對外,企業界也必然大反彈;要減少給付則會讓年紀大的勞工怨恨,且現實上其年金已不高,再減少則幾近不人道。

政府近年對勞保基金的撥補逐年提高,從每年200億到300億,再到400多億,雖然短期能舒緩破產壓力、延後破產時間,但無法改變惡化中的結構,而勞工也不得不提心吊膽。蔡政府基於政治與選票考量不再提勞保年金改革,但年年提撥也未能真正解決問題,政府應有更長遠的規畫,讓勞保年金能真正永續,而不是隻靠提撥吊住一口氣。

南宋第一卧底

民間投資公共建設 明年6案逾百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