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我們人妖」——緬甸LGBT,彩妝背後的孤寂

「大家都叫我們人妖」——緬甸LGBT,彩妝背後的孤寂

Ma Kyawt的故事 © Ann Wang 「有一天,我也要去變性,我不怕法律上的限制。任何人都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的生活,我就是想要做我自己,難道這樣也有錯嗎?」

影/凌晨零點就來搶頭香 「不二坊」蛋黃酥門市販售排隊500公尺

道草屋ばっくやーど数コマ

文字攝影.汪佳燕 Ann Wang

緬甸語裡沒有同性戀這個詞,大家都直接叫我們人妖。

從事海鮮進出口的Aung Hten(化名),經濟能力在緬甸算是中上階級,生活物資什麼都不缺,個性開朗活潑,但每每談到自己的性向就顯悶悶不樂。「我身邊的朋友幾乎都知道我是同志,但是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敢跟我家人說吧!他們辛苦一輩子把我養大,我可不能傷他們的心。」

這一兩年緬甸從軍政府的統治,和平過進行民主轉型,經濟發展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譽爲成長速度最快的國家。緬甸的言論自由,曾經歷過嚴格的審查時期,但像是CNN、BBC、twitter等媒體跟社羣網站,都相繼在2011年後解禁。新聞媒體逐漸開放,非官方的日報在兩年前得以發行,但在轉變的同時,仍有那麼一羣人的人權問題,不在衆人的目光之內。

Aung Hten悲觀地說:「我們都在用羨慕的眼光看臺灣爭取同性婚姻合法化,但這一天永遠也不可能輪到緬甸。」

同性間性行爲在緬甸是違法的,根據英國殖民時期所訂立且遺留下來的刑法第377條,嚴格禁止「違反自然法則的性交」,雖然用字不甚精確,但廣泛指涉同性間或是人獸間的性行爲,觸法者最高可被判十年的牢刑與罰款。

聖嬰發威 強降雨恐加劇

四年前從荷蘭搬到緬甸從事非營利組織工作的Jan Willem Van Rooij說,「就我們所知道,目前還沒有人真的因爲這條刑法被判刑,但這條法一天不消除,我們就永遠覺得有一片烏雲籠罩在我們頭上,不能放膽地去做自己、放膽地去愛。」

他在搬到緬甸不久後,發現這裡的LGBT族羣過得很是壓抑,除了法律上沒有保障之外,一般大衆對於同性戀的認識與瞭解相當少。爲了創造一個可以讓同性戀們做自己的環境,Jan Willem Van Rooij跟幾個夥伴開始每個月舉辦地下派對跟聚會。

兩年前都只有外國人蔘加,現在幾乎一半以上都是緬甸人。辦這個派對除了讓大家可以放鬆之外,其實也是希望他們可以帶上非同性戀的朋友,讓他們來看看,我們不過就是跟一般人一樣,不是什麼妖魔鬼怪。

除了派對,範羅伊也開始與緬甸當地的同志團體舉辦一年一次的「&PROUD」攝影展跟電影展,希望透過文化,讓大衆對LGBT族羣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但是他們還是怕被政府抓的風險,所以每一年的活動都是辦在法國領事館內。

如今仰光市區的大街上,以及熱鬧的餐廳與酒吧裡,可以明顯地看到同性伴侶或是跨性別者穿梭其中,但威脅與恐懼還是存在於緬甸LGBT族羣的日常生活中。例如2014年全緬甸第一對舉辦「同性婚禮」的Tin Ko Ko 與Myo Min Htet,就表示他們在婚禮前的幾個禮拜,根本不敢回家,因爲怕被逮捕。

由於緬甸法律並未認可同性婚姻,兩人的婚禮消息上了各大版面後,生活因而受到很多限制跟影響,爲了安全,他們開始改口說舉辦的不是婚禮,而是他們在一起十週年的紀念。面對面訪談的要求也被拒絕了,因爲只想要低調生活。

在緬甸受到壓迫的不只是同性戀,跨性別的處境更是艱難,處處面臨各式威脅。2013年夏天的一個週末,緬甸第二大城市瓦城的警方,在一次「掃蕩」 行動中,逮捕了12位同性戀者與跨性別者。其中一位遭逮捕的跨性別者Myat Noe,是跟着工作的舞團來瓦城工作,卻碰到這樣的意外;他對多家媒體表示,被逮捕後,他們被要求當街走臺步,甚至在警局被強迫脫光衣服,警方除了對他們又打又踢之外,還捏他們的胸部,譏笑他們不男不女。

WWDC新眼球革命

Colors Rainbos是緬甸境內第一個同志團體,負責人之一的Hla Myat Tun表示,根據他們的資料統計,2016年就有65起類似的警方拘捕案件。這個數字,還只是因爲組織人力不足,只能追蹤330個城鎮中的3個鎮的結果而已。

空间传送

與Myat Noe同一個舞團25歲的Ma Kyawt,自出生有記憶以來就想當女生,平日在髮廊打工,到了週末,就跟團員們一起上妝,穿上華服,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多賺一點錢。Ma Kyawt塗上厚厚的粉底,打開他珍藏的36色眼影彩妝盒,在興奮地準備大展身手前說道:

有一天,我也要去變性,我不怕法律上的限制。任何人都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的生活,我就是想要做我自己,難道這樣也有錯嗎?

龙城 小说

汪佳燕 Ann Wang

水湳經貿園區開發…兵家必爭 瞄準會展商機

舞團 © Ann Wang 2013年夏天的一個週末,緬甸第二大城市瓦城的警方,在一次「掃蕩」 行動中,逮捕了12位同性戀者與變性者。不少人正是Ma Kyawt的舞團的團員。

妝 © Ann Wang 一天之中,Ma Kyawt最期待的事就是爲自己上妝。

梧桐凰 小说

裸 © Ann Wang 半裸的Ma Kyawt,準備上臺表演。

中华民族联合祭祖大典 元旦桃园巨蛋登场!交通资讯报你知

換裝 © Ann Wang 退去男裝,換上女裝。儘管社會不友善,Ma Kyawt仍堅定地表示,他就是想要做自己,人有權利追求自己想要的,不怕法律上的限制。

賴清德穩贏? 鄉民看「郭柯侯爭鋒」預言:最後不會是四腳督

臺後 © Ann Wang 上臺前漫長的等待,就如同等待着被社會接納的那一天,寂靜且折磨人。

老闆 © Ann Wang Ma Kyawt的老闆也是男兒身,種種法令對變性的限制,讓他早已打消了做手術的念頭。

聖嬰發威 強降雨恐加劇

坐姿 © Ann Wang 膚黝黑、五官清秀的Ma Kyawt,在不化妝的情況下,性別非常明顯,但姿態顯陰柔。

銀幕裡碎裂的513歷史:《五月雪》與它的大馬悲情華人視角

舞者 © Ann Wang 因社會眼光的壓力,緬甸同性戀者與變性人在找工作上受到許多限制,所以多半從事化妝、髮型或是舞者等工作。

彼此 © Ann Wang 正因爲社會的歧視與不理解,舞團裡的大家更加親密、彼此相互照顧。

汪佳燕 Ann Wang

一名在男生堆裡求生存的攝影記者。臺灣人,目前定居在緬甸。雖然常常沒水,沒電,沒錢(?),但這個開放中的國家有太多故事需要說,請持續關注我的作品。

▎作品網站:Ann W, the world and its people ▎Instagram: annwang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