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心、恐懼與金錢」紐時:AI爭奪戰 2015年就點燃

「雄心、恐懼與金錢」紐時:AI爭奪戰 2015年就點燃

矽谷爭相投入AI研發,但創業家理念各有不同,使人工智慧到底是造福人類或毀滅人類,爭論不休。(本報系資料照片)

科技界聞人馬斯克(Elon Musk)大動作對人工智慧(AI)先驅OpenAI及OpenAI執行長奧特曼(Sam Altman)興訟,首度揭露人工智慧研發的幕後角力;紐約時報報導,早在八年前,也就是2015年,矽谷的AI爭奪戰即已被點燃;這場環繞着雄心、恐懼與金錢的AI爭奪戰,幾乎牽涉到當今檯面上所有科技大公司巨頭。

2015年7月,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在加州舉行生日宴會,他與原本是好友的谷歌創辦人佩奇(Larry Page)在泳池畔有過一場AI風險的激辯,兩人之後就斷絕了往來。馬斯克與OpenAI執行長奧特曼的恩怨,也是從那一年開始。

波蘭汽車衝撞人群釀17傷 警方:非恐怖主義行為

紐時採訪了80多位高層主管、科學家和企業家,深入報導科技界高層爲了爭取正在快速重塑全世界的AI技術控制權的過程中,諸多鮮爲人知的內幕。其中,在有關AI風險的爭論方面,佩奇和馬斯克這兩位億萬富翁,顯然站在彼此的對立面。

镜诰卿年

卡游赴港IPO 集换式卡牌行业向暖

馬斯克、佩奇 曾激辯AI風險

參加過2015年7月那場爲期三天生日派對的人告訴紐時,馬斯克和佩奇在夜色中,對於AI最終是會促進人類進步抑或毀滅人類,看法分歧;兩人的討論在30多位參加派對者的圍觀下,愈來愈激烈。佩奇描述了他對「數位烏托邦」的願景,認爲人類最終將與AI機器結合;總有一天,將會出現多種智能爭奪資源的情景,強者生存。

馬斯克則堅持不同意,指人類將因此被機器毀滅。佩奇堅稱他的數位烏托邦值得爭取;最後,他指馬斯克是「物種主義者」(specieist),只偏袒人類,不支持未來數位生命形式。

馬斯克後來說,那句「物種主義者」的中傷,成了「最後一根稻草」;派對結束後,馬斯克與佩奇不再往來。

~片叶子 小说

紐時指出,兩人當時的爭論無疑預見了八年後的未來;今天,不管是矽谷科技名人、學者專家、立法機關或AI聊天機器人用戶,都在持續辯論:AI究竟是提升世界還是毀滅世界?究竟該對AI技術進行管控,還是任其自由發展?

這場爭論還存在一個悖論:說自己最擔心AI的人,恰恰是最積極推動AI發展並從中獲利者;他們包括馬斯克、佩奇、Meta執行長查克柏格(Mark Zuckerberg)、矽谷創投天王提爾(Peter Thiel)、微軟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以及OpenAI執行長奧特曼。

這些人試圖在AI發展中分一杯羹或形塑權力的同時,似乎也都主張:只有他們才能阻止AI危害地球。

品观点|台湾港务公司12周年 持续打造韧性台湾港群

朱可夫 小說

紐時提到,在2015年那場夏季派對結束後,過了幾周,馬斯克與當時正在經營科技孵化公司的奧特曼和幾位研究人員共進晚餐。那次晚宴促成了當年稍晚OpenAI初創公司的成立。在馬斯克和其他投資方共同投入數億元資金支持下,OpenAI實驗室承諾保護世界、免受佩奇那種願景的影響。

據四名知情人士指出,2017年底,馬斯克曾策畫從奧特曼和其他創始人手中奪走OpenAI控制權,想把這個實驗室變成可以與特斯拉聯手的商業實體。這個構想後來遭到奧特曼和其他人的反對;2018年2月,馬斯克宣佈退出實驗室,並說他將集中精力在特斯拉發展自己的AI系統。

馬斯克宣佈退出OpenAI後,亟須新資金的奧特曼,在參加一場會議時遇到了微軟執行長納德拉,雙方在2019年達成合作協議。

正如各方所見,後來OpenAI憑藉ChatGPT聊天機器人,徹底改變了科技業,並向世人展示了AI的風險和潛力。熟悉OpenAI最新一輪融資情況的人士透露,目前OpenAI估值超過800億元。

馬斯克和奧特曼的合作不但沒有能夠持續下去,兩人此後也不再來往;紐時在報導中寫道,奧特曼說:「這之間有分歧、不信任和自負等原因,」「人們愈是朝着相同方向前進,分歧就愈大。在宗教團體和教派中,也是如此。最親近的人之間,往往吵得愈兇」。

菡笑 小说

馬斯克和谷歌創辦人佩奇2015年針對AI發展有過激烈的辯論,幾乎預示了八年後AI不同路徑的分歧。(路透)

减法累述